泅游

或许我爱你吗

STAR【狼辉】

                                                              
      【一直被仰望着的星星啊,

         其实不总是毫不动摇的。】
      
       这是一只伤感辉遇上吃醋狼的故事。

       结论就是丹尼尔的公主抱、揽肩杀、搂腰斩的威力真得不能小看。

       orz 修文之后就很喜欢改名,请原谅。

—————————————————————

       夜幕时分,一切都笼上了一层蓝调,咸湿的草的绿混杂着古老的建筑的暗红、陈旧的地面的灰白,一齐涌向李大辉的眼前。

       秋天的夜向来深得早,凳子也冰冷得早,凉风钻到空荡荡的袖子里,李大辉打了个喷嚏,搓了搓手,心里忍不住笑起来。

        他现在到底是在干什么呢?

        好不容易借着出来写词找感觉的名义再一次逃了团队内集体的聚会,却只是像个傻子一样,在公园的长椅上白白地坐了几个小时。

        何苦呢?

        李大辉一只手盖住眼睛,一只手撑着长凳的边沿,抓紧又放松,重复了好几次,才终于松开手,才终于抬起眼看向远处。

        有人在吵在闹,有车前灯簇拥着一晃一晃的,有巡视的几个交警,有推着自行车的一群中学生,只有路灯是一盏一盏的,隔得很远,每一盏打在地上,都像一个孤独的人蜷缩着自我拥抱的影子。

        它们会不会也有点寂寞呢?

        李大辉这样想着。

        可是路灯只是路灯,它们连自己是不是孤独的都不知道,只是看它的人容易多想,并时常陷入多情罢了。

        李大辉熟悉这里的每一盏灯,因为这本来就是一条他从练习生时一路走来又走去的路啊。

        可是,陪他从灯下走的人早就换了一茬又一茬。

        忽然就想起在202的时候,那时候最亲近的朋友都在身边,每天只有努力的练习。

       练习完了之后,大家穿过这条小路回到宿舍,嘻嘻哈哈,吵吵闹闹,碰到一件小事也会忽然生气跳脚,在灯下面从勾肩搭背瞬间变到推推搡搡,然后一个人打了一个嗝或者做了一个wink,大家就又笑做一团,重新好得不得了。

        尽管有波动不定的排名,有残酷的淘汰,可比较起他人生中其他的时刻,还是要幸福得太多了。

        那时候每天的生活都好美好,像童话故事一样的美好。

        而且......触手可及的星星是那样地......闪耀。

       有一瞬间,他觉得他拥有了星星,可是瞬间过来,就是迅速的抽离。

        时至今日,已是遥不可及。

        说起来......他的星星?

        不要说笑了。

        一定是因为节日的缘故吧,他才会这么胡思乱想,甚至忘了......

        星星从来就是遥远的,属于银河的......

        一个小小的他和星星擦肩而过就已经很好了吧?

        为什么要不满足,甚至难过到不行呢?

        李大辉努力地笑笑,又拍了拍脸,试图拍掉那些怅然若失和不甘心,还有寂寞。

        附近的游乐设备不知道因为什么缘故而停运了,旁边几大束扎紧了的五颜六色的气球以及一个丑丑的人偶就这样孤零零地摆着。

        节日啊节日,就像这样子,只顾着让所有人从各种事务中抽离,再彼此聚集,彼此祝福,似乎这样就是一体的,似乎这样就可以逃离孤独的本质。

         然而一个人偶,就可以落出快乐节日的全部马脚。

        这样的人偶差不多有两三个人的体型那样大,超过两米高,看起来又大又笨重,脸上还不得不挂上一个大大的滑稽的笑,看起来可怜透了。

        李大辉看着有点好笑,也有点同病相怜了。

        有多久没有真正开心地笑过了,他不知道。

        他好像很久以来就没有办法真心开心起来了 。

        眼泪可以伪装得像真心一样,因为难过可以交织,但是快乐?

        没有一样可以交织的怎么办呢?

        他只能尽力保持着不痛不痒的笑容,就算是给公司一个交代,也让喜欢他的粉丝和队友安心。

        以前是可以很轻松很自然地笑出来的啊,为什么现在这么难了?

        其实知道原因啊,可是不能再深想啊。

        那是不可以的,李大辉。

        那是绝对不可以跨过去的线。

        即使要一直保持着伤悲。

        他深吸了一口气,抱着转移注意力的目的走向了人偶,却在离它一米左右的位置顿住了,他看着玩偶幽深得像夜一样似乎藏着无数秘密的眼睛,叹着气问:“你呀你,一个人在这里,不觉得孤独吗?”

        他一问完,就觉得自己傻到不行,居然在跟玩偶对话。

        可是在他低下头的那一秒,他却看到玩偶的影子楞楞地,慢慢地移动了一下。

        这突然起来的一个动作差点没把李大辉吓晕到地上,李大辉拍着胸口,惊疑不定地喘着气,一双褐色的皮鞋忽地出现在他视野里。

        是熟悉的那个品牌商发送给每一位成员的宣传品,李大辉终于安下心来,缓过神的时候视线由下及上,嘴上不由自主的一声“尼尔哥”却凭空断在了那张精致冷峻的脸上。

        李大辉没由来的心慌,看着那一如既往的疏离的眼神,好不容易镇定起来,打着哈哈说:“珍映......哥?你干嘛呢?藏在玩偶后面.......是在等谁吗?”

        对面不紧不慢地抛出来两个字:“等你。”

        ???是他耳朵聋了吗???

        似乎怕他没听清,对面又补充了一句:“等你回家。”

        李大辉尴尬地扇了扇领子。

        这哥到底是在做什么啊......

        李大辉还是不想让话题太冷下去,笑着拉上敞开的外套,走近了些,附和道:“是啊是啊,时候也不早了,也该回宿舍了。”

        裴珍映很自然地拎起李大辉落在石凳上的单肩包,揉了揉他的头,牵着他的手往前走了。

        李大辉被牵得一愣一愣的,沿着河边走的时候他觉得不是自己疯了,就是这个世界疯了。

        可是手上的温度好真实好熟悉啊。

       他可不可以相信这不是一场梦呢?

        熟悉感翻开他的记忆,像是翻开铺了很多层灰的书一样,一种久远而陈旧的气息慢慢扑过来的时候,李大辉最大的感觉其实是喘不过气。

        他是真得想说点什么,可是,就像记忆也会变旧一样,他也已经日益习惯了在裴珍映面前的沉默、躲避与被动,最终,他没有开口说出一个字。

        但是两个人的距离那么近,比在舞台和节目上的大多数时候还要近,李大辉还是忍不住偷偷看了几眼旁边的裴珍映,一眼已是风起云涌,再一眼,即是惊涛骇浪。

         他生怕收不住自己的心,只能克制着做罢,脑海里那张脸却像手机屏幕一样清晰地映在他眼前,无可挑剔且真实无比的裴珍映的脸让他动心,也让他伤心了。

        珍映哥啊珍映哥,星光闪耀得像毒酒一样的珍映哥,让他越来越无可救药了。

        怎么样可以把自己医好?

        他不知道,也不想要医好。

        身边人像薄荷一样的带着绿意的清香飘过来,强烈得让他眩晕,李大辉像是回到了最初那种想要认识又有点儿害羞的慌张心情。

        最初的心情啊......

        好像只要看到珍映哥就会很开心,一整天都会更加有劲,再后来越来越熟络,就越来越贪心,越来越不知足,所以才......吓跑了他吧......

         这一次要表现得好一点呀。

        加油加油啊,李大辉,不要再......越过那条线了......

         不要再吓跑了......珍映哥......

        李大辉自己在心里给自己鼓了好一阵子劲,才慢慢放松下来来,他远远地看向沿河,才发现河水就像星星织成的绸缎,流光溢彩得像童话里的水晶,光影交错时又像是神话里的鱼鳞,美得不可名状。

        李大辉悠哉悠哉地走了神,直到脸颊突然被手指轻轻地点住了,他后知后觉被发现了,柔软的触碰让他整个人就像定住了一样,一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立刻往后面退了好几米。

        裴珍映有点尴尬地缩回手,放到了口袋里。

        李大辉很贴心地揉了揉自己的额头,佯装惊讶地说道:“呀,多亏了珍映哥啊,我现在想起了脸上好像有东西没有擦干净......等等吧......嗯,现在好了!”

       下一秒,李大辉的手背忽然被包住了,这是很久以前才会有的十指相扣,偌大的空间却让李大辉逼仄到想要逃避了,他弄不懂裴珍映的用意了。

        “辉......你觉得哥是个什么样的人?”

        “嗯?”

        突然被裴珍映如此认真地专注地注视着,李大辉心慌了,他开个玩笑打算缓和一下气氛: “哥简直就是一个木头人,稻草人,活死人,没有感情的.....”

        唇却冷不防地被啄了一下,大脑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腰已经软到别人怀里了,手被扣得更紧了,李大辉剩下的半句“机器人”已经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了。

        他他他他......是被珍映哥亲了一口?!!!

        诶诶诶???不是幻觉吗??!!

        是真被珍映哥亲了!!!!

        李大辉倒吸了一口凉气,努力让自己不要惊呼出声,实在是被搂得太太太太紧了,手也有点没地方搁了,他才只好......只好暂时放到裴珍映的肩上了。

        “我也觉得我很迟钝。”

        裴珍映看着像兔子一样有些受惊却又不由自主地靠近的某人,抿了抿唇,扫了一眼他搭上来的手,低下头轻声询问:“不过,你这样......算是在回抱吗?”

        什么啊啊啊啊啊!!!

        明明是被亲的,明明是被搂的,明明搭个肩的动作也并不过分,可是李大辉却被说的有脸热了,这在其他哥哥面前是从来没有过的。

        向来开得起玩笑的他在这种专注到极致的眼神里却只是慌慌张张地挤出了一句:“习惯了习惯了。”

        李大辉实在是紧张到头脑都不清醒了,他根本就没有意识到随口而出的这句话有多么引人遐想。

        裴珍映忍住把牙嚼碎的冲动,揉了揉李大辉线条流畅的小腰,心里才好过了一点,可嘴上却还是酸里酸气地说道:“哦,习惯了呀,在尼尔.......哥哥身上习惯的?”

        李大辉真得是要疯了。

        珍映哥居然还模仿他私下里称呼丹尼尔的音调和方式,他简直要把脸埋到地上了,可是这是不是说明珍映哥平时并不是一点也不在意他的呢?

         李大辉正这样想着,裴珍映突然靠得更近了,叹着气喊了一句“大辉啊”,声音是压低的,像是在藏住那些声音里的委屈和伤心。

         每一个字都冒着热气扑到他耳边,李大辉快要不能呼吸了,他从来不知道原来心跳声也可以淹没一个世界的全部空气。

        “没有,我不是的......”

        舌头在打结,李大辉本能地有点想逃,可是他舍不得。

        多久了,到底有多久了没有这样靠近过。

        他快要记不得了。

        突然其来的沉默 ,裴珍映对上的是抬起头来的李大辉泪光闪烁的眼。

        哥啊哥,想逃离的是你,要推开的是你。

        要靠近的也是你,你要我怎么样才满意?

        裴珍映万分心疼地揉了揉他的脸,像无数次想做而没能做成的一样把他紧紧地拥到了怀里。

        “在想什么呢,为什么要哭?”

        裴珍映俯下身来,捧着他的脸,轻轻地抹掉他的眼泪,有点孩子气地做了个鬼脸,试图哄他开心。

        温柔到了极点。

        温柔到让人落泪。

        简直像一场梦。

        或许这正是最残忍的错觉。

        李大辉忍不住呢喃道:“是梦吗?一定是梦吧。”

        接着他的头被扣住了,被迫头贴着头,无限沉溺在那种充满爱意的眼神里。

        “没有发烧啊,那为什么要说胡话呢?”

        “哥,你这是在要我的命。”

        “是我迟钝到了极点。”

        也寂寞到了极点。

        我过得一点也不好。

        我再也受不了,每一次你看别人的眼神哪怕是在做戏,都让我嫉妒得快要疯掉。

        我不在乎明天好不好。

        我只知道我早就应该像这样把你抱牢。

        而不是看着你在别人的怀里嬉笑。

        坦诚地讲,哪怕天塌下来,我也想和你拥抱到最后一秒。

        风轻轻地吹起沿河的水,像浮光碎银在轻轻飘摇。
       
        沿岸有两颗草就这样紧紧地交织缠绕,在月光下,像星星的角。

         ......

        “裴珍映,你这个反复无常的婊子。”

        “李大辉,你这个三心二意的婊子。”

        “是你先冷漠无情的。”

        “是你先无理取闹的。”

        “我说不过你,你去找昡汶哥吧。”

        “我们不争了,一起回家吧,好不好?”

         “哼,好吧。”

         “你......偷亲我?”

         “我没有。”

         “你已经学坏了,我要惩罚你。”

         “嗯?......裴珍映你还要不要脸啊!你今天就给我说清楚,到底是谁教你的?!!”

          “嘘,回家了。”

          裴珍映说着,别别扭扭地把李大辉的手揣进自己的口袋里。

         这样,就不会冷了吧。

         李大辉别过头看了看天,嘴角忍不住往上面翘了翘......

         而此时远方的星星正在天空璀璨地闪耀着,像梦一样柔软,却比梦更真实,像烟火一样美好,却比烟火更长久。

             

评论(4)

热度(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