泅游

或许我爱你吗

别后重逢(一)【狼辉】

   【这是一个东贤小天使助攻狼辉的故事。】

     时间线是解散后。

     更新不定,勿入勿入。

—————————————————————

        室内是热的,暖的,欢乐的,明亮的,像一个巨大而温暖的气球。

        因为它的主人心里装满了旧而热闹的回忆。

        李大辉侧过了头,看了看窗外。

        透过窗外,他看到的是一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一个冷的,冰的,忧愁的,灰暗的,像一块扯碎了的破旧的云的真实世界。

        他有点不可置信地喃喃道:“原来WANNA ONE真得已经解散了......”

        像梦一样的不真切。

        一切就还像昨天,所有人都在身边,可是实际上尼尔哥单人出道了,他和朴佑镇回了原来的组合,其他人也慢慢走近了自己的方向。

        比想象中的其实要顺利的多,应该要为他们高兴的才是啊......

        不过时间真得走得好快啊。

        尽管大家私下里还可以再见面,可是就像歌里写得一样。

        “砂砾滑落 时间消磨 一切难如昨”。

        又想起几天前,尹智圣忽然在综艺访谈把话题抛到他身上来,然后一通热线电话就这样call到他身边来了。

        他在电话里正准备和智圣哥一起练手综艺咖秒杀其他嘉宾,可是在他取笑完智圣哥是害怕妹妹风头过盛才打电话给他的之后,尹智圣居然一改平日里搞笑的风格,一句“呜呜呜呜呜啊,大辉啊大辉,哥哥已经几个星期没有听到你的声音了,好想好想你啊,快回来陪哥哥睡觉吧”差点没把李大辉击垮。

        虽然拖长了尾音,明显有在作的成分,可是感情是最没有办法作假的,李大辉笑不出来了,强撑着糊弄了一下,打了打马虎眼总算走过了节目的热线环节。

        心却再也平静不下来了,所有的记忆和感觉好像一下子涌过来,他才知道他不是机器人,不是没有感情,而是一直在压抑中忘记了想念。

        就像上次丹尼尔的直播里一样,他差点被丹尼尔的话给弄哭了。

       其实所有的想念有一瞬间都只汇集在一个点上啊,李大辉赶紧清空大脑,生怕......会再次失态。

        明明已经想开了啊。

        李大辉这样想着,可他一将视线从窗外移开,金东贤就像埋伏了很久一样从后面捏着他的后颈肉,喟叹一声:“我们辉的脖子真得好舒服啊,像鸭脖一样啊,太有质感了,高级高级。”

        李大辉翻了个白眼,两个哥哥接到了一档出外游的节目,所以这几天暂时只有他和金东贤在宿舍。

        金东贤简直要化身小恶魔,占着哥哥的身份在他身边作威作福了。

        李大辉双手开始了掐脖杀,决心要治治这个没有一点护幼之心的所谓哥哥了。

        一番厮杀停下来,金东贤和李大辉都累得倒在地板上,一句轻轻的“辉啊还会放不下他吗”像水里的泡泡一样自然而然地冒出来了......

        这是,曾经被金东贤无意间发现的秘密啊,后来也就成了只属于他和金东贤的秘密。

        李大辉闭上了眼睛,很自然地说:“没有,早就没有一点影响了”。

        东贤凑过去看他的眼睛,果然偷偷在眨啊。

        “辉又在说谎了。”

        “哥,不要开这种玩笑了,我是真得已经把心态放平到以前的队友的分上了,他现在对我而言,和智圣哥一样,都是我最想念的哥哥以及曾经的......队友。”

        “是吗?那也好。”金东贤觉得这一秒钟的李大辉的眼神真得像夜幕一样深沉,他有点不自在了。

       于是他也不再多说了,只是指着已经指向六点半的时针,“那这样,我也就放心了,喊他过来吃饭也没关系吧”。

        李大辉的深沉脸一瞬间就垮掉了,他颤颤巍巍地撑坐起来:“东贤哥,你一定是在开玩笑吧......”

        金东贤眨了眨眼睛,“我早就问过辉了,既然没感觉了那不就没关系了???”

        然后在李大辉抓狂地掐肩中,金东贤一脸无辜地说:“约好的是七点半啊,辉啊辉要加油啊!反正我不会炒菜啊。”

        金东贤说完就在李大辉的眼神杀中走到沙发上睡觉去了......

        李大辉盯着自己那着锅铲的右手,雷打不动的微笑都挤不来出了。

        真得......是真得想把金东贤这个魔鬼煮熟啊煮熟啊!!!

       他到底在打什么坏主意啊?!

        居然把裴珍映叫到宿舍里来,救命啊!!!

        可是不置可否的是感伤确实在慢慢的散开,一点点微妙的期待在李大辉不知道到的情况下慢慢升起来。

        金东贤扒在厨房边看了好久,直到看到李大辉的笑慢慢浮起来,他才松了口气,知道自己押对了。

        大辉啊一直都不是诚实的孩子啊,这几个星期老是这样子,一接到成员的电话视频各种通知都会第一时间去接啊,可是接完之后脸上总会有一丝挥之不去的失望。

        就像,没有等到他想等的人一样。

        太让人担心了,大辉本来吃饭也吃的少,睡觉也晚,再这样下去真得好担心大辉会抑郁啊。

        所以,这一次无论如何,请开心起来吧,我最爱的大辉呀......

        一切还没有准备就绪,门铃已经猝不及防地响了。

       金东贤笑容满面地去开了门。

       系着围裙的李大辉匆匆忙忙地端上最后一道菜,看着金东贤潇洒开门的样子,脸上强挤出一个笑,底下的拳头却忍不住就握紧了。
   
        再熟悉不过的一声“打扰了”冒出来,紧跟着的是一袭难得的休闲装的裴珍映。

        礼貌的互相问好之后就是客气地入座进食。

        期间话题一直是金东贤抛来抛去的,裴珍映总是提不起劲来的几句客套话。

         李大辉开始在想,裴珍映好像最近一直很忙,那今天的见面对裴珍映会不会是一种行程之外不必要的负担?

         他并不是真得不懂东贤的意思,可他也不能总是这样揪着回忆不放。

         今天就当做个了断,不能再麻烦身边的人替他操心不停了。

         “东贤,你可以回避一下吗?我有几句话想和珍映哥说。”

          金东贤抛出一个“哥懂的”的眼神以及一个偷偷的大拇指,然后就小心翼翼地踩着阶梯上了二楼。           

          于是客厅里就只剩下两个人了。

          “真得对不起啊,东贤哥他好像误会了什么,所以就替我把你叫过来了,以这种形式真得很不好意思。”

          “总之,非常感谢你这次的到来,也很抱歉耽误了你不少的时间,我一定会替你好好教训一下东贤哥的,如果你还有其他的事可以先离开,真得完全没有关系的。”

          李大辉憋了好大一口气,说出了这段话,得到的是久久地沉默下的一句“你的围裙......”

         李大辉瞪大了眼睛往下看,原来之前他手忙脚乱的不行,随意拿了条围裙系上,也不知道是抽中了哪个哥哥买的儿童到不行的粉色邦尼兔围裙,慌乱中又忘了取下来。

          他还没来得及吐槽哥哥们的恶趣味,余光瞥过去,却看到饭桌上一直脸色不变的裴珍映以手作拳挡住了脸。

          好像是在挡脸上的笑意?
       
         “我没有其他的事情。”

          李大辉脑袋里有根弦有点松动了。

          “你应该不会赶我走吧?”

         弦彻底崩了。

         后来的事实证明一根弦确实少了,李大辉刚刚解开后面的围裙带,正准备解脖子上的围裙带时,手就被扣住了。
       
        “你向来笨手笨脚的,还是我来吧。”
       
        李大辉真得一动也不敢动了,他尽量冷静地去应答。
       
        可是这短短的一个解围裙带的过程好像有一个世纪那么长,裴珍映小心翼翼的举动确实没有触碰到他的肌肤,可是呼吸的热气却不经意地喷在他脖颈上,比世界上任何的触碰都还要痒,还要让他慌乱。
        
       一声轻轻地 “好了”响起来,李大辉可以保证自己的的确确听到了裴珍映低低的笑声。
     

评论(8)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