泅游

或许我爱你吗

别后重逢(二)【狼辉】

    
    【这是一个东贤小天使助攻狼辉的故事。】

     时间线是解散后。

     更新不定,勿入勿入。

————————————————————

        又被笑了???

        李大辉脸都热了,眼睛都不敢往裴珍映这边看了,生又被抓住什么可供取乐的把柄。

        他匆匆忙忙地收了一下餐桌,走之前告知了一句“那个......珍映哥,要不你先在沙发上看一下电视,我先去厨房洗一下盘子?”

        裴珍映的眼睛好像飘过来了,李大辉有点儿尴尬地低下头,避开裴珍映的视线。

        只过了三五秒钟的停顿,李大辉就听到了一句 “我可以一起吗”。

        李大辉深吸了一口气,还是没有防备的点了点头。

        厨房里,李大辉刚刚系上普通的围裙,裴珍映就上上下下扫视了一遍,然后抿了抿唇,好像还在挂念之前那条粉色邦尼兔围裙。

        珍映哥是喜欢邦尼兔吗???还是最近偏爱粉色??

        李大辉有些头大,只当看不到裴珍映眼睛里大写着的可惜,可是瞥到他紫色卫衣下空空如也的腰时,他又不得不开口问了:“珍映哥不需要系一条围裙吗?”

        裴珍映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然后摊开两手,努了努嘴,表示都已经沾了水了,实在腾不出手来。

        李大辉眨巴眨巴眼睛,很想装作没有领会到,到头来还是认命地过去系了。

        此时裴珍映已经乖巧地张开了双臂。

        李大辉踮着脚系好了裴珍映脖子后面的围裙戴,弯一点腰再去系圈腰的围裙带的时候,却紧张地手抖了,裴珍映轻声的“慢慢来没关系”让他更加慌乱无措了,好不容易在颤颤巍巍中完成了系的工作,李大辉侧过头问:“这样子可以了吗?”

        裴珍映沉吟了片刻,很认真地说:“我觉得腰系上的好像不够紧,待会松了不太好办,可以麻烦你重新绕一圈再打个结吗?”

        李大辉一边想还不够紧吗,一边还是拆开了围裙带重新系。

        带子顺着腰交缠又相交,李大辉拢过的手环过了裴珍映的腰,有一瞬间定格起来,就像情人的拥抱。

        仅仅是来回的几个动作,却要了李大辉半条命,围裙带终于系紧之后,李大辉总算松了口气,裴珍映的脸上依旧笑意不改。

        总之,值得庆幸的是,洗碗的工作终于可以开展了。

        可是......李大辉盯着裴珍映洗碗的动作,又觉得这句话为时过早了,他看了一小阵子,实在是忍不住了才开口道:“哥,要不你先停一下,看我做一遍,这样可以吗?”

        李大辉侧过了身,放慢了洗碗的动作,以便让裴珍映看得更清楚,一边继续着手上的活计,一边说:“就像这样,先把残渣用筷子拨进垃圾桶里,然后......最后拿抹布再擦一遍,收集好一小沓,就可以放到消毒柜里了,我说清楚了吗?”

        裴珍映很轻地撞了一下他的肩,表示理解,李大辉这才发现他和裴珍映的距离居然只隔一截食指了。

        可是......最开始明明隔了足足一个手臂宽啊?

        还好在接下来的期间,裴珍映总算学得有模有样了。

        糊里糊涂的洗碗总算开始了正常有序的运转,只是唯一不足的是李大辉总感觉在被一股视线注视着,他实在是被盯得不好意思了,可刚刚想说点什么的时候,罪魁祸首的视线又聚焦到碗上了,李大辉抿了抿唇,只能做罢。

        就这样来来回回,两个人肩并肩,一言不发,忙活着洗碗,有时候对上视线,就一个低着头,另一个不动声色,保持微笑和沉默。

        于是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就只剩下钢丝球和抹布擦过盘子的声音、若断若续的交谈绵长、呼吸声以及一点快得不正常的心跳声......

        等到结束之时,李大辉如临大赦,逃一样地冲出了厨房。

        今晚总算要到头了啊。

        李大辉整理好思绪之后,就笑着躬身对裴珍映道: “今天,真得很谢谢你了。”

        半天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李大辉僵着笑又道:“时候也不早了,如果你有事要走的话,我就送你到门口吧。”

        裴珍映总算是有点反应了,他慢慢地把才盖上的毯子放到一边,从沙发上站起来问道:“难道......不可以在这里借宿吗?之前经纪人通知我今天宿舍停电了,所以......一晚可以吗?”

        “可是没有看到你收到通讯啊?”

        李大辉有点犹疑地盯着裴珍映的眼睛。

        裴珍映大大方方地看了回去,说:“是在来的路上收到的,而且这么晚了,已经不方便订酒店了。”

        “可是现在还只有九点多啊?”

        “现在秋冬转季,酒店下班的时间都很早。”

        ......

       在长久的眼神战中,李大辉最终败下阵来。

       裴珍映亦步亦趋地跟着李大辉进了房间,一到卧室,李大辉紧绷的神情明显缓和了下来,只是某个客人似乎比主人还要放松。

       李大辉看着面前这个伸了个懒腰就直接躺倒在床上的家伙,非常无奈地说:“珍映哥,你先躺一会?我去找东贤再拿床被子和枕头。”

        “不一起吗?”

        裴珍映很委屈地问了一下,然后很不客气地把李大辉拉到床上了。

       李大辉发誓,他完全是被一股神力扯了下来。

        “好久没有像这样子了啊。”

       李大辉闷闷地回答: “是啊。”

       心里却还惦记着被子。

        裴珍映像是也看出他的心不在焉,忽然主动提出放他过去。

       李大辉到是没有想到裴珍映这次松口这样快,有点不适应地出了房门。

        一出门就被金东贤直接拎走了。

        走廊上,金东贤夸张挤眉弄眼道:“辉,你跟哥说实话,你们两个......是不是......在一起了啊?!”

         李大辉毫不客气地给了他一个板栗,说:“滚啦,都说了是以前的队友了,只是珍映哥今天确实有点古古怪怪,让人看不明白。”

         李大辉觉得听到这句话的金东贤好像激动得不行,眼睛都在放光,他刚想再解释一下,就被脸上突然温柔的抚摸吓得不轻。

         金东贤的手像蛇一样在他脸上滑来滑去,还一边兴奋地嘀咕到:“他是这样吧?还是这样呢?”

         李大辉毫不客气地拍掉他的手,冷冷地说:“东贤哥,我觉得今天古里古怪的还可以再加你一个。”

         下一秒,李大辉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东贤就来了一个夸张的空气咚,另一只空出来的手的食指自然而然地抵上李大辉的唇,两双黑亮的眼睛就这样互相盯着。

        李大辉都觉得这孩子疯了,想要抽身却又被放下的手圈住了腰。

         金东贤使劲地使眼色,用口型说道:“不要动,他来了,试试看。”然后也不管李大辉有没有听懂,隔着一根手指,就贴上了自己的唇。

          李大辉瞪大了眼睛,就听到了走廊尽头剧烈的咳嗽声。

          裴珍映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出了卧室,刚刚的情景也不知道他看了多久。

          李大辉又尴尬又气地把金东贤推开了,回头喊道:“珍映哥,等等我,我马上就回来。”

          裴珍映好像没听见一样,头也不回地回了卧室。

        只剩下面面相觑的李大辉和金东贤两人。  

       “哎呀,我的弟弟啊,长大了留不住啦。”金东贤捧着心,装出受伤的表情,下一秒又摸了摸自己的脸,啧啧道,“看不出啊看不出,我们辉的可爱魅力哟。”

         李大辉白了他一眼,也不理睬他这些莫名其妙的话,只是觉得今晚的世界确实格外的玄幻,在这里的每个人都古里古怪的,包括他自己刚刚那一瞬间像是被捉奸一样疯狂跳动的心。

评论(10)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