泅游

或许我爱你吗

救赎 一

      传送门:   三  

 

      既然没人看 

 

      那我就删了再发一次

 

   ———————————

 

       贺天的视线越过茶几及至那头张扬的红发,那人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却不知道这样更性感得让人想艸。

 

  他倒了杯水,眼都不眨就把那杯水一口干了,冰冷的液体滑过喉间,却没能抚平他内心的燥热。

 

  红毛揉了揉自己的头发,盯着手机上的短信看了好一会儿。

 

  手机上面还是那几个字:明中午打球,老地方。

 

  没有回复。

 

  去你妈的,这他妈到底是同意还是不同意?!

 

  红毛往沙发后侧靠了靠,将后背靠着的枕头扔开了。

 

  一只白得近乎透明的手及时接住了它,顺势将它安置在了最左侧的沙发一角。

 

  红毛一把拽过那只手,喊道:“贺天,你快给我看看,这到底是几个意思?”

 

  贺天整个人都被拉到了红毛的旁边,他挨着红毛坐了下来,自然而然地揽上红毛的肩,扫了几眼内容,轻声问:“蛇立?”

 

  红毛停顿了片刻,说:“一个混球。”

 

  红毛看了一眼手机,抓紧了沙发,又松开了,他把手搭在贺天的手上,问道:“他这到底是去还是不去?”

 

  贺天瞥了一眼红毛搭上来的手,冲红毛摇了摇头,说:“不想去吧,不回是怕伤了你面子。”

 

  红毛耸耸肩,闭上了眼,说:“爱去不去!谁他妈稀罕!”

 

  贺天看了看客厅的挂钟,这个点,红毛总是会饿,然后说:“别管他,我陪你去做饭。”

 

  “妈的,你这是想榨干我!”红毛说着,比了个中指。

        贺天从后头突击,掐住他的后颈肉,两个人推推搡搡的进了厨房。

   红毛从碗橱里取出几个盘子,去冰箱里取了生鸡蛋、鲜牛肉、圆土豆、嫩白菜,一一摆放在不锈钢台面上。

      装盐的玻璃瓶还剩一半,辣酱已经空了,他将辣酱满上,洗了土豆,转过头去,朝贺天喊道:“别想什么都不做就吃现成的!”     

        红毛递给贺天几个鸡蛋,接着就只顾着自己手头的土豆了,刷刷几刀下去,薄薄的细片就出来了。   

  红毛趁着将土豆丝盛到盘子里的工夫,偏过头去,看了一样贺天,向来强硬的贺天正拿着蛋在碗边小心翼翼地轻扣着。

 

  暖黄的灯光笼在他身上,衬得他侧脸的线条异常地流畅柔和,他的鼻翼上因着紧张还渗出了薄薄的水雾。

 

  似曾相识的温暖弥漫开来,空气里好像也少了入秋的凉度。

 

  还不赖嘛。

 

  红毛上一秒还这样想着,下一秒贺天就很不争气地手抖了,蛋液大半也流到了碗外。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要收回刚刚那句话!!!

 

  红毛心里艸了贺天千百遍,手上却很快放了盘子,转而握住了贺天的手腕:“别他妈浪费,这都是用钱买的,不是从天上掉的!”

 

  “好。”贺天没有多话,乖巧的应了。

 

       红毛就着贺天的手将剩余的蛋液倒入碗内,贺天始终安安分分的,也没有趁机摸把小手什么的。

 

       难不成是我刚刚说话太过了?

 

       红毛的手顿了顿,他突然扭过头来,用极不自然的语调说道:“你是新手,不会也很正常,只是别给我添倒忙!”

 

       他一说完,就赶忙背过身去洗白菜了。

 

       贺天盯着他的背影,低声笑了:“不是有你嘛。”

 

  红毛“哼”了一声,不置可否。

 

       吃过饭,红毛看了眼手机,接着将手机往沙发上一扔,整个人瘫倒在毯子上。

 

  真他妈蹬鼻子上脸,不去就不去,谁稀罕!

 

  红毛吃不得辣,刚刚饭桌上却偏要捡最辣的吃,现在清瘦的下巴都辣出了薄汗。

 

       汗水顺着脖颈流至领口,锁骨附近大片的肌肤似乎也泛上了一层薄红,松垮的T恤下劲瘦的腰身隐约可见。

 

       他微耸着肩,两只长腿随意的向前舒展着,一点也不知道这样的动作在对面的人看来有多么诱惑。

 

  贺天闭上眼睛,说:“起来。”

 

  “妈的,你家毯子这么金贵?还不让人躺了!”红毛眯着眼睛说道。

 

       话音刚落,红毛就感觉自己眼前一黑,贺天竟然欺身而上,将他的双手反剪在背后,灼热的视线紧锁在他脸上。

 

  一种无处可逃的压迫感随之而来,红毛被盯得直冒冷汗,却还是逞强地反瞪回去,他说:“你他妈吓唬谁呀!快放开我!”

 

      大片肌肤瞬间暴露在空气里,还有贺天的眼里。

 

      “我艸,你来真的!不带你这样掀人衣服的!”

 

     一只手猝不及防地探入衣下。

 

      “贺天你混蛋,放开……”

 

      红毛喊得声音都嘶了,眼里更是染上薄薄的水雾,只觉得这一幕似曾相识。

 

      我擦擦擦,贺天这个傻逼又发病了啊,手痒不会摸妹子啊,摸我一个大老爷们干嘛!

 

    “穿好衣服,别老勾引我。”

 

   温热的气体喷洒在红毛的耳畔,一阵酥麻的感觉直往他脊背上窜。

 

   红毛的身子瞬间僵住了,一把推开贺天,落荒而逃。

 

   谁他妈勾引你了,有病啊啊啊啊!

 

   贺天微眯着眼睛看向远处,拇指缓缓地磨娑着食指,若有所思。

 

     我的毛毛太可爱了……

 

     那么多人惦记着……

 

     我得早点吃干抹净才好……

评论(10)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