泅游

或许我爱你吗

救赎 三

      传送门:  

 

      我顽固 不愿意妥协

  

      遇见你 才学会溶化

 

   ———————————

       夜悄儿没声地变成了白昼,红毛也跟着一起醒了。

  他的手钻进了贺天的衣服里,他的腿缠着贺天的腿,两个人以一种紧密贴合的姿势睡在一起。

  冰凉的肌肤宣誓着贺天的存在,红毛像做了亏心事的小孩,他涨红着脸,小心翼翼的挪开了身子。

  可是他的右手还紧紧地圈在贺天手里,这种感觉很微妙。

  红毛凑过去看了眼贺天,贺天还在熟睡,温柔的气息荡漾在他周边。

  握就握吧,反正也握了一晚上了。

  贺天可能永远不知道,他之所以那么讨厌他,其实不是因为他老爱动手动脚。

  而是因为贺天给了他一种被人掌控的不安全感、无休无止的压迫感,还有不受控制的烦闷感。

  这种感觉在贺天第一次强吻他的时候达到了顶峰,所以他哭了,并且狠狠地推开了贺天。

  但是这些感觉似乎在昨晚的十指相扣间通通消散了。

  现在他看着贺天,好像也觉得顺眼了一些。

  睡梦中的贺天的神情很放松,他的唇很好看,软软的像棉花糖。

  红毛鬼使神差地凑过去尝了一下。

       其实更像是像雪,凉丝丝的,没一点甜味。

  红毛刚想起身却被一只手摁住了腰,低沉的嗓音在他耳边响起。

  “别走。”

  这是第一次,他没有反抗。

  贺天轻咬着红毛的唇,舌头灵活地攻掠着一座座城池。

  一瞬间都是贺天的气息,红毛却觉得莫名的安心,他的手不自觉地圈上了贺天的脖颈。

  贺天得到了鼓舞,他乘胜追击,誓要逼得红毛曳兵弃甲。

  细密的吻落在红毛锁骨上,酥麻的感觉一直沿至尾骨,灼热的呼吸吞噬着红毛残存的理智。

  红毛仰着脖子,眼里弥漫起水雾,他咬紧牙关不让自己溢出半句呻吟。

  贺天的右手已然插进了红毛的头发里,他的眼里满是爱意和渴望。

  他的左手则像一簇火,所到之处无不撩拨得红毛火烧火燎,红毛几乎就要融化在贺天怀里。

  贺天一手护住红毛,一面翻身将他压在地上,他用膝盖顶开红毛来不及合拢的腿。

  红毛的脚趾绷得很紧,他本能地后退了。

  令他诧异的是,贺天居然停止了攻势。

  红毛直起身来,却感觉到自己腰上一紧。

  “对不起,”贺天将脑袋抵在他肩上,蹭了蹭,“别生气了。”

 

  近似于撒娇似的话竟然从贺天嘴里蹦出来了,红毛整个人都不知所措了。 
  
   
        他刚刚的确在是在害怕,毕竟他从来没有和人这么亲近过,更何况这个人不是别人,是贺天。 
   
   
   他没想到的是贺天竟然察觉到了这种细微的变化,还做出了他力所能及的让步,这种让步让他感到温暖。

         但温暖终归是暂时的,他比谁都更清楚这一点。

         不能再跨过那条线了,偏离正轨的关系只会让事情越来越糟,不温不火才是长久之计。

           而且,父亲的事情还没有弄清楚,现在做什么都不合适。

          红毛的手僵在半空中,最后只是轻轻地搭上了贺天的肩。 

         “贺天,我该走了。”

  
       他看不到贺天的神情,只听到贺天发出了一声闷哼。  

          贺天手圈得更紧了,似乎是在控诉他的不专心,红毛被他孩子气的行为弄得简直要喘不过气来。

          他有些气恼地偏过身去,说: “别闹了,我认真的。” 

         贺天身上薄软的衣料因着他小幅度的移动略略下滑了一点,露出了紧致的身体线条,肌肤光洁细腻,那上面小块的青色格外地扎眼。

          红毛皱紧了眉头,说:“你的背……怎么了?”

         “没什么。”

        “那你给我看看。”

        “不用了。”

         贺天突地站了起来,顺手将红毛从地上也提了起来。

         “不是要走吗,我送送你。”

           
          一会要他留,一会要他走……

         贺天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红毛的脸色突然变得有些古怪。

         他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刚才的口气似乎过于强硬,强硬得有些莫名其妙……

          明明已经想好了不跨越雷池,明明贺天的事跟他没什么关系了,明明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去解决,为什么还是会在意……

          红毛垂下眼,说:“我……我突然想起……我没带家里的钥匙……”

          无论如何,在没弄明白贺天的反常之前,他不会轻易离开。

          贺天揉了揉肩,顿了一下,说:“那我给你热个三明治。”

          红毛随口应了声“好”,眼睛却一直盯着贺天的背不放,贺天一转身,他立刻从后撩起了贺天的衬衣。

     光洁的后背还有好几处瘀青,左肩头那块暗紫色的淤青就像是平地里突然豁开的口子一般,让人触目惊心。 

    电光石火间,他的脑海里闪出一个画面:

         【拳头像雨点一样接踵而至,重重地落在贺天背上,贺天始终一声不吭。】

           事情一下子都串起来了,难怪他拍贺天肩的时候,贺天会发出闷哼,难怪贺天躲躲闪闪,不让自己检查伤口。

           因为……是他伤了贺天呀……

            红毛的眼眶红了,他深深地吸了口气,一字一顿地问道:“为什么不还手?”

            贺天将手盖在红毛的眼睛上,说:“我以前欺负你的时候,你不是也没还手吗?"

       红毛瞬间被气笑了,说:“去你妈的,我那是打不过!”

 
 

评论(9)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