泅游

或许我爱你吗

我一生都在等你(下)

        童话向 睡前读物 已修

     这一天,我遇见了我的爱人。

        幸运的是,他也是。

        上篇  中篇   下篇

       ———————————

  红毛抿一口酒,停下来瞄一眼贺天。

        为什么会相信这个人呢?明明才第一次见......明明他说的......都是些不靠谱的话!

        音乐的节奏飞快的转换,舞池里交叠的身影不停地更替。

  想不通啊啊啊啊啊!真是莫名其妙,难不成是中了邪了?

  红毛自己都觉得这个猜测太可笑了,他自嘲地笑了笑。

  贺天一言不发,喝完了酒,他优雅的欠身,转身离开。

  红毛没由来的一阵心慌,本能地就喊住了他:“去逛逛吗?我对这儿很熟的。”

  远道而来的客人嘛,怎么好不尽......宾主之仪呢?而且之前的误会一场,也该是他弥补的时候了吧......

         像是在自我安慰似的做了一番思想建设,然后像是生怕他不答应似的,红毛又补充了句:“不会耽误你很多时间的。”

         “好。”

          紧张而无措的红毛忽略掉了对方低低的笑。

----------------------------------------------------

  天漫不经心的暗了下来,像一只巨手越来越低直压下来,一下子什么都看不见了。

        红毛心虚地抚了抚额,开了口:“这里白天还是挺好看的。”

  贺天闻言,忽然站住了,专注地看向红毛,红毛被迫停住了。

         “不要出声,闭上眼睛,好吗?”

        温柔而体贴的叮铃像是山涧的流水穿过红毛的耳际,他的耳根子不由自主的红了。

         这一刻,他已经开始庆幸,幸好夜色这么深,谁也看不穿他的窘迫。

         然后下一秒,他不得不失望了,一连串重复吟诵的咒语落地之后,再抬眼这里就瞬间有了光。

  大片大片的郁金香开得紧促而热闹,夜色为它们又平添了一份缠绵温柔。

  红毛又惊又喜,乍一看还有些头晕目眩,好半天才回过神来,明亮的白光之下,贺天墨色的燕尾服伏线清晰,格外亮眼。

        使人迷醉的黑暗,同样使人沉沦。

        他不得不承认贺天的身上有一种让人为之折服的力量。

        而不得不承认地更是他脸上的绯红同样让贺天很受用。

     “你会巫术?”

  “会一点。”
  
        “看来那些小姑娘们说的英俊动人且赫赫有名的巫师是半点没假咯?”

        红毛笑嘻嘻地看向贺天,刻意加重了英俊动人这四个字,等着看他的反应。

         “嗯。”

         意外又不算意外的回答。

         看来,今晚他们都有两副面孔了。

  “对了,还没问过呢,你从哪来的?”

        红毛走近了些,两个人从原来的一前一后变成了并肩并行。

         贺天倒是没什么不自在的,红毛神态自若,只是内心是风平浪静还是惊涛骇浪无人知晓。

  “很远的地方,你不了解。”

        贺天搭上了红毛的肩,红毛僵了片刻又很快恢复了。

        操!我紧张个屁啊!又不是没有跟别人搭过肩!要点脸吧,莫关山!

  “你出远门,家里人不担心吗?”红毛侧过头贴近了问,两个人一下子贴得很近,彼此炙热的呼吸好像要吞噬他们两个人。

  “我没有家人。”

  “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

  “没关系。”

  空气一瞬间凝滞了,只有呼吸声还在继续。

  “跳舞吗?”

  说话的不是贺天。

  红毛深吸了口气,迈出第一步。

  他的身子紧紧地贴着贺天,两个人的舞步莫名的契合,水蓝色的月光沐浴在他们周遭,整个世界成了一片幽深的海洋,而诺大的海洋此时此刻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红毛觉得自己脑子里顿时一片空白,一张张熟悉或陌生的脸逐渐退却,一件件有趣或平凡的往事缩成一个个忽闪而过的点,他能看到的,能想到的,只有贺天。

  “你之前说的都是真的吗?”

  “我说是,你就信吗?”

         该死啊,就是这双专注的眼睛......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复杂的情绪在里面......根本没有办法避开这双眼......也无法对着这样的眼说任何违心的话......

  “我信。”

        像是如释重负一样,红毛松了一口气。

  贺天勾了勾唇,他长得很好看,笑起来的时候就像是万千的烟花在蓝紫色的夜幕下乍然盛开,绚烂到了极致,有着勾魂摄魄的力量。

  他俯下身来,撩起红毛耳边的落发,摸了摸他的头,轻轻地开口:“谢谢。”

  他的语气温柔得像一潭湖水,使人不自觉地沉溺其中。

  红毛的脸当即红成了煮熟的虾子,他胡乱地揉了揉自己的头发,胸腔终于呼吸到了新鲜的空气。

  然后贺天微微低下头,用额头蹭了蹭他的脸,像一只宠物一样。

     如果这儿有心电图,那么红毛的心率一定高于一个吻的波动,他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莫名其妙地这样的一个自然的小动作竟然无意中戳中了他内心最柔软的地方。

         心跳如鼓点一般敲个不停,心脏好像要爆炸一般。

         不能呼吸,快要窒息。

         红毛再也忍不住了,他勾着贺天的脖子,直接对上了他的唇。

  第一次这么大胆,或者是失控?总之连红毛自己回过神来之后都愣住了。

         贺天倒是在他退远之前拥紧了他,积极地回吻过去了。

         这是一个很长很长的吻,像这个夜晚一样,长到永远不会结束……

  “你等一下会变成猫吗?”

  “或许吧,我不知道。”

  两个人肩挨着肩,日光初现,红毛又吻上了贺天的额头。
  
        他现在好像......已经爱上了...主动???

  不管你是人也好,是猫也好,我都会一直爱你的。

  贺天猛烈地禁锢住了红毛的腰,瞬间把控了掌控权。

  “我也是。”

  “......操操操!剧本上你不是该变成猫了吗?!还有,我在想什么你他妈地怎么知道的?!!!”

  贺天含笑解释道:“这一切都是真爱之吻的力量,以前没有人告诉过你吗?”

  红毛的脑海里浮现起见一贱贱的脸:真爱之吻的力量真是太强大了!我以前都不知道原来展希希这么喜欢我~不过!这种感觉!哥哥你是永远体会不到的~~~

  红毛的脸抽搐了一下,然后他一字一顿地回道:“没有,没有人告诉过我。”

  贺天揉捏着红毛的腰,像是抚摸着一块质感极好的绸缎:“继续来嘛~”

  “滚!嗯……啊~你他妈的手放在哪里!!!”

         .......

        然后是意识无法掌控的地方了,被亲吻和爱抚,被贯穿和掌控,被珍惜和疼爱,像是在弥补彼此未曾参与过的那些岁月,填补彼此的空缺。

         这一刻,红毛第一次体会到了被除了亲人之外的人深爱的感觉。

          或许,他一直那么冷冰冰的,只是没有遇见可以融化他的人。

          或许,26年的孤寂只是为了今日的雪释。

          或许,他已经等了他一生,而他自己并不知晓。

           而贺天,也正这样想。

评论(10)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