泅游

或许我爱你吗

我一生都在等你(中)

         童话向 睡前读物 已修

         我的爱人,在夜幕来临时,我与你共舞,

         在无数个夜幕消逝时,我孤独起舞。

         上篇  中篇   下篇

       ———————————

  音乐撞击着,摇滚着,正如往常一样。

        但是今晚,就像大多数夜晚一样的今晚,这一成不变的重击声既没能搅动红毛的血液,也没能让挑起他的兴致,甚至没能让他打起精神。

        自打那只小蘑菇急匆匆地提着裙摆离去之后,已经整整一个小时了。短暂而又漫长的一个钟头......

        这一个钟头里,红毛不是来回敲着酒杯和铁桌,就是喝酒,一杯接着一杯。

       他转过身,看向欢声笑语的舞池。

       红毛的眼睛有些刺痛,他死死地闭上眼睛,再睁开。

        这样的动作重复了一次又一次。

        真是够了!他居然已经开始想见一了!简直疯了......不过,要是见一在的话,酒......总不至于让他一个人全喝了......

       哎,如果这个时候,能有个人,随便谁都好,愿意坐在我身边,哪怕不说话也好呀。我实在是太无聊,也太寂寞了.......

        就在这时,宫殿的门吱呀一声,开了,夜色悄无声息地涌了进来,哒哒的长靴紧随其后。 

  舞池中流动的人群似乎都静止了,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一个人的身上。

       繁星也不及他的黑发光亮闪烁,黑曜石也比不上他燕尾服的光彩夺目,他是人间的深渊,使迷途的羊羔沉没并且消失于疲怠,黑暗将永生永世跪伏在他的脚边。

        几位公主几乎就要晕倒了。 

  “天啦,我像上帝起誓,我从来没有见过像他这么英俊的人~” 

  “他到底是哪国的王子呀?”

  “不是王子,据说是巫师呢!” 

  “不管啦,是巫师我也要~” 

  “你想得美,人家才看不上你!” 

  “你胡说什么!” 

       ……       

        巫师的目光一直在场内游移,最终停在了一个角落。 

  所有的灯光在一瞬间都黯然失色了,那双低垂的眼睛和那头熟悉的红发一下子撞入了巫师的心。 

  像猎人发现了最心爱的猎物一样,巫师越过重重人海,笔直的向角落走去。
   
  “你还好吗?” 

  一声轻笑惊醒了沉浸在自己世界中的红毛,他茫然地抬起头来,一束灯光直直地投射而来,刺痛了很久的眼睛骤然见光,流出了干涩的眼泪,眼泪越来越多。

       红毛一手挡着脸,一手拼命地飞速擦干眼泪。

       这么丢脸的时候被别人看到了,要死了要死了!想自杀!!!

       眼泪擦得差不多了之后,红毛尽可能的调整呼吸,用礼貌而温和地回答道:“灯光实在是太刺眼了,眼睛一不留神确实很容易被晃到。真不好意思,让您见笑了。”

        “不打紧,体谅心情不顺的美人是每个公民的权利,还未曾自我介绍一番,真是多有冒犯,在下贺天,不知是否有幸在美人身边落座?”

        美人?逗我呢???等等,哎呦我操,这是讽刺!绝对是讽刺啊!!!而且坐都坐了还是否有幸落座???

        红毛给出了一个高(我)深(操)莫(你)测(妈)的皇家式微笑,然后继续将自己埋在酒杯里。

  他的眼睛滚圆而清亮,尾部细长而微微上扬,此时因着醉意还染上了一丝绯红,落在贺天眼里,更是像极了艳丽烂漫的晚霞。 

  如果可以,贺天很乐意花一整天的时间来研究红毛的眼睛。 

  红毛在酒杯里慢慢平稳好自己的情绪,确保眼泪不会再动不动地掉下之后,他才直起身子,重新看向舞池。

        不直不知道,他这一直才发现旁边这位不请自来的客人贺天已经坐得快贴到他身上了,想必是盯着他看了很久了。

         操你妈啊!已经选了一个这么暗的角落了!居然还有人专程看我笑话!来人啊!快把这个人给我拖下去!!!

         当然,只是想想而已,他并没有这个权利。

         红毛觉得自己的假笑快要坚持不住了。

         明明注意到了他视线中越来越强烈的不满,可贺天只是挑了挑眉,自顾自地说道 :“一直喝闷酒,不会很无聊吗?”
      
         喂喂喂!在表演什么呢?哗众取宠也缺少观众吗???

         红毛终于撕下了皇家式假笑,歪着头道: “确实很无聊呀,尤其是看到你之后,你识相地......不如......早点滚开?”

         贺天的笑容加大了,他曲起小指,敲了敲桌子,继续道: “不如,我们来玩个游戏,消磨消磨这大把时光?”

         红毛抽了抽嘴角,脸色挂了下来。

         比城墙还有厚的脸皮呦!见一可算是遇见对手了!!!

         他晃了晃拳头,以示最后的警告,哪曾想刚一扬拳,整个拳头就被一只手给严严实实的包住了。

       “多有得罪,在下远道而来,真心玩个游戏,此外别无他意,还望您有容人之忍。”

       任他怎么使劲也挣不开包上去的手,眼见着对方手上的力道越来越重,像是要把他整个人揉碎一样,红毛只得耐着头皮笑问:“之前说的是什么游戏?”

       “不如我们坐下来说。”贺天语气缓和了些。

       哪知道他刚一松手,红毛的拳头就直接招呼在他右脸上了。

       这家伙果然躲开了吧......咦?!!没有躲!直接打中了?几个意思?

       红毛愣了愣,大步朝天地转身就走,强忍住回头多看一眼的心。

       没有躲开到底是几个意思啊?他那一脸的不可置信和委屈又是怎么回事啊!!!烦死了!啊啊啊啊!算了算了,还是......早点回去睡觉吧!

       红毛还没走步就被反应敏捷的贺天拎了回来。

        拎得那么突然,红毛还没收回往前走的势头,一回头直愣愣地就撞到了贺天的鼻子。

        忽明忽暗的灯光下,贺天的神色暗沉不明,只有一双眼睛显得那么悲切。

       红毛的心咚了一下,仿佛坠入了无尽深渊。

       没有迎面而来的拳头,也没有一句指责,只有一只紧紧缠住他五指的手。

      难得的珍视和近乎于卑微的恳求让红毛没由来地心里一紧。

      红毛的声音不自觉地发涩: “你...到底...想干嘛?”

       “我说过,我只是想玩个游戏,游戏结束我就永远离开。”

       永远两个字听得红毛的心有些发颤。

       酒精的作用褪去了一些,红毛也找回了一些镇定冷静。

        算了算了,误会一场吧,这家伙也没什么恶意,虽然说话......确实有点.......恶心......

       我又何必这么针对他呢.....他也没做什么杀人防火的......

       红毛的语气不自觉地软了并且带上了久违的真诚。

       这游戏只要不是太恶俗,我就陪他玩玩吧,就当做......日行一善?嗯!对!日行一善!!

       “那好吧,怎么玩?”

       “假设我们两个其实早就认识,这个游戏就是负责填充这个假设的真实性。”

      真是恶俗呢!等等......咦?没那么恶俗,还有点......有趣???

      红毛始料未及,他的眼睛亮了亮: “不过,我是怎么认识你的?”

       贺天垂下眼眸:“那时我只是一只猫,这样就可以解释为什么你现在认不出我了。”

       红毛兴致上来了,好奇的目光直勾勾地射过去:“那我们是在什么地方相遇的?御花园,寝宫又或者是厨房?”

       贺天抬起头: “ 不, 是在森林。”

    两个人的目光正好撞上,红毛心虚地赶忙捡起糕点上的樱桃咬了一口。

       奶油和甜蜜的果肉同时入口,软得人心都化了,他惬意地眯起了眼睛: “森林?我小时候倒是挺爱去的。”

        “在森林,天气很冷,我的腿又受了伤,又饿又累,但我不敢睡着,因为我怕一闭上眼,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所以我救了你?”

       “嗯,你迷了路,然后遇见了我,你给了我仅有的面包和水,将我抱起来,搂着我,告诉我不用担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你用丝带给我包扎了伤腿,还亲吻了我的额头,我爱上了你。”

       “然后?”

       “然后你的随从找到了你,把你接走了。”

       “你......没有.......跟着我走吗?为什么不跟着我走呢......”

        音乐的节奏飞快的转换,舞池里交叠的身影不停地更替。

       “我只是一只猫,马车太快了,我追不上。就算我追上了,你也不过是多了一只宠物。我要的,不仅仅是这些,我说过的,我爱上了你。”

        “那你……是怎么变成人的?”

        “后来,森林里来了一个白胡子的老巫师,他听懂了我的诉求,于是他施法将我变成了人。可是他的法术中途出现了问题,我并没有彻底地变成一个人,太阳升起的时候,我是一只猫,太阳落下的时候,我是一个人。在漫长的岁月里,我一直被当成一个怪物。”

         红毛抿一口酒,停下来瞄一眼贺天: “你后悔了吗?”

        贺天漆黑的发染上了灯光的湛蓝,间或混杂着桌上酒杯的绯红,绮丽色泽的交织令他的脸显得异常梦幻。

        即使已经察觉到了暗中打量的视线,他还是一如既往的礼貌微笑道:  “我的一生做了太多错事,但我绝不后悔爱上你,我一直都在找你,所以我才在这里。”

        “……这个故事编的太好了,如果我......不知道真相的话,可能......真就信了。”

        “我该走了,请我喝杯酒吧。”

        “这......不只是个......游戏,对吗?”

        “游戏而已。”

         “我真得救过你吗?”

         “怎么会?喝酒吧。”

评论(1)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