泅游

或许我爱你吗

震惊!男子捡到一条美人鱼(二)

       
        【当关怀仍在,或许我还可以再去期待。】

         暂时清水 慢热 私设

         勤快地更一章and这篇真得是农橘

——————————————————————

  午后夏风炎炎,船桨有一下没一下地拍打着水花,海面上细细的波纹一层一层地推远。

  渔船顺着海流向东边漂去,林彦俊适时地放出了鱼饵。

  鱼饵随着吊钩一齐甩至水面,惊得细浪跳跃,搅得光鳞浮碎。

  小船一侧是挑出的五根青色钓竿,林彦俊时不时就张望一下水面,看看水面是否有波动,他向来是以此来判断鱼群的所在。

  为了不惊动可能的猎物,林彦俊划得相当缓慢。

  突然,船晃动起来,几根钓竿晃在一起,林彦俊眼疾手快地握住了一把钓竿,扶着船沿坐稳了。

       底下似乎有什么在撞击着船板,林彦俊探头望去,竟是一只巨大的白鲨。

       他迅速地将收拢的钓竿一并提上来,清理掉船上残存的鱼血。

  他此次出行急了些,误了清洗船面,鲨鱼对血腥味敏感,看着样子,估计是嗅着血腥味过来的。

        鲨鱼并不攻击他,只是对着他的渔船一个劲的猛撞。

  渔船猛烈地晃动起来,林彦俊也顾不上手中的渔网了,他稳住了重心,便抄起一旁的木桨朝那鲨鱼打去。

  鲨鱼忽地掉转头来,猛地张开嘴,露出尖利的牙齿,一口想咬上木桨。

        林彦俊手一抖,带着木桨避开了,随后狠狠一拍,把鲨鱼打了个结实。

  乘着鲨鱼头晕目眩之际,林彦俊拼命地划着船往远处遁去,可是他滑了大半天,却被鲨鱼瞬间追了上来。

  鲨鱼一追上来,瞅准渔船就是撞,一下一下猛烈的撞击让本就不怎么结实的小船在海上晃荡得更是厉害,林彦俊咬牙划着桨,颇为吃力。

  来袭的鲨鱼掉转去游走了。

       就在林彦俊以为鲨鱼就要离开之时,鲨鱼突然绕了个弯,冲刺过来,挡住了他的去路。

  林彦俊皱起了眉头。

       这片浅海域少有鲨鱼,大多数时候也只是来捕食,很少会像这样主动攻击人,他本以为这鲨鱼是嗅着血腥味过来的,可是鱼血已清理了,味道也散了大半,这鲨鱼还紧追着不放,举动实在反常。

  那鲨鱼似乎并不打算放过林彦俊,自虐一般地猛力撞向船板。

  又一次撞击,小船一个晃荡,刚打算站起身的林彦俊一个重心不稳,栽入了水中。

  他接连呛了几口水,还没等他喘过气来,那鲨鱼猛地向他扑来!

  千钧一发之际,一个身影飞快地挡在了他面前,随后那熟悉的蓝色鱼尾用力一甩,带着水流的轨迹打向那只找事的鲨鱼。

  那鲨鱼被甩出了几米还未认清方向,陈立农便一下子窜了上去,他那双手不像人类,长而尖利的指甲飞快地往鲨鱼侧身上狠狠地割出了几道深深的血痕。

  这一切不过是发生在几十秒内,等林彦俊看清来者是陈立农时,之前的鲨鱼早就带着伤逃走了,只有海水里飘散来的血色告诉他先前的危险。

  陈立农看着他,甩着鱼尾游上前,在他身边游来游去,甚至伸出手来,又是摸他的脸,又是捏他的腰。

  林彦俊咬着牙,终于在陈立农的手游移至他腰下三寸两腿之间的时候扣住了他的手腕。

  陈立农不解地看着他,林彦俊无奈地甩开了这只手,屏着最后一点气向水上游。

  终于探出了水面,感受到强烈的阳光照在头顶,林彦俊有点缺氧,头晕乎乎的。

  “我只是......想看看你......有没有哪里受了伤?”

  陈立农也跟着他探出水面,说着,又游近了去摸他的脸。

  林彦俊的发丝还滴着水垂在额前,感受到那冰凉的手贴在脸上,竟然忘了拍开,盯着那双认真地注视着他的眼睛,出神了。

  爹娘很早就过世了,他一个人摸爬滚打长大的,习惯了孤独,过早的成熟,关心似乎很少落在他头上,所以,眼下这真诚的关心让他慌乱,让他无所适从了。

  就这么看了会儿,眼前的鲛人也没动,林彦俊心中突然升起一股异样的情绪,他慢慢抬起手来,覆上了陈立农的手背。

  林彦俊嘴唇动了动,是“谢谢”的口型。他看着陈立农,然后浅浅地笑了笑,是很沉稳很温柔的笑。

  陈立农看着看着,眨了眨眼,不知为什么耳朵瞬间红了,看着林彦俊温柔的笑,他有些恍神,眼前这人的笑与记忆中那个笑容似乎叠在了一起。

  想到那人,陈立农突然抽开了手,往后推退了一段距离。

  林彦俊看着鲛人,还是带着笑意的样子。

  被这样的目光注视着,陈立农的眼睛有点没处安放了,他左看右看不知道往哪看,最后索性对上了林彦俊的眼。

  “看……看着我干嘛!我……我走了啊!”陈立农瘪瘪嘴,耳朵上的热气还未曾散开,就急冲冲地蹦出一句话,接着飞快地遁入了水中。

  那鲛人游至远处了,林彦俊这才翻上了渔船,拾起木桨,预备打道回府。

  他划了一会,忽然又回头看了看方才鲛人离开前停留的水面,先前那冰凉凉的触感好似还停留在面上。

  海风阵阵吹来,带着夏日的海特有的气味,那刺眼的阳光还在,却多了点柔和的味道,整个海平面显得异常的空,只剩下一眼望不到边的蓝和海水拍打着水面的声音。

评论(2)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