泅游

或许我爱你吗

震惊!男子捡到一条美人鱼(三)

      
       【寂寞像一团火,我以为我可以料理好它,其实它是影子,白天黑夜都如影随形,敲我的窗。】

         暂时清水 私设 慎入

——————————————————————

        很长一段时间,林彦俊再也没有看到那条鲛人了,鲛人的出现就像一个梦,转眼就落空了,有时候林彦俊闲下来的时候也会想起那条鲛人。

        可是一条鲛人要找到他容易,他要找到一条鲛人谈何容易。

        日子像白开水一样一天又一天,直到有一天,月上中天,林彦俊收拾着鱼网打算回家,船板传来咚咚的敲响声。
       
        林彦俊一转头正对上眼睛亮亮的陈立农,他咧开嘴,笑得眼睛弯成一团,两只手也不闲着,一直不停地拍打着水花和船板,敲出的声音倒是有一种特别的韵律。
       
        “好久不见诶,你还记得我吗?我是陈立农,你可以叫我农农。”
       
        林彦俊点了点头,蹲下来,正对上陈立农的眼睛。

        眼睛,是真得很漂亮啊。
       
        陈立农很自然地扯着他的袖子荡呀荡,夸张地做着表情道:“哇,你知不知道诶,我这几天一直躲那只鲨鱼躲得快要发狂了,它简直是我走到哪里跟到哪里。”
       
        宽松的袖子荡起来两袖生风,秋夜里凉得有点爽快也让人打颤。
       
        林彦俊很轻地拍了一下陈立农翘起来的尾巴,示意他放手。
       
        尾巴很滑,有点冰凉。
       
        陈立农嘻嘻得笑了几声,还是没有松开,从他的方向看过去,海岸线一直往远处延伸,像是星河倒流逆转一样,又像是无数片亮色鱼鳞拼接出的地平线。

        林彦俊愣住了,他总是很容易被海震撼到,他爱海的清洁与美丽、深邃和浩荡,在不同的天空下它们总会呈现不一样的状态,而每一种状态总是会给人以新的惊喜与感动。
       
        陈立农拿手在他眼前晃了好多下,他才慢悠悠地回过神来,只听到陈立农小声嘟囔道:“没想到还有人类这么喜欢海的,我还以为只有我一个呢。”
       
        林彦俊飞快地看他一眼,很快地低下头。
       
        陈立农倒是来了兴致,一直从像海风一样飘摇不定的海草、多愁善感的水母、脾气古怪的海豚跟林彦俊讲到妖娆多姿的珊瑚。
       
        林彦俊始终专注地听着以及看着陈立农的眼睛。
       
        好像......没有听他提起过自己?
       
        陈立农像是同他有心电感应一样,很及时地接话道:“至于我嘛,正如那天所见,我是一个有点危险的存在,不过,说起来还是要谢谢你啊,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就救了我。 ”
       
        林彦俊抿了抿唇,其实他也有话想说,救陈立农的那一次并不是见到他的第一次,但是他根本无法用语言与陈立农沟通,而陈立农也看不懂他的手势。
       
        陈立农的眼睛眨了眨,若有所思。
       
        “下一次,我想起来的时候就是我们见面的下一次,好吗?”

        想起来?想起来什么?
       
        林彦俊有点蒙,鱼尾很不客气地甩了他一脸水,看着陈立农没入水中之前的挑眉和大笑,他的头脑好像更不清醒了。
       
        ——————————————————
       
        不过,这一次林彦俊很快地就等到了他的“下一次”,陈立农摸着头,难得的不太好意思靠近了。

        林彦俊和他就这样两个人远远地互盯着,沙面离他们很远,天空也离他们很远,他们之间近的只有一圈一圈推开的波纹。
       
        然后,林彦俊听到一句很小声的疑问:“我亲过你吗?”
       
        他的手差点把桨给甩出去。
       
        这条鲛人到底多大了?看长相再按人类年龄来计算,他应该还只有十六七岁吧。
       
        一天天的,脑子里在想什么???
       
        陈立农的耳根子更红了,回道:“我已经三百岁了,刚刚成年,还有,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我确实亲过你。”
 
        林彦俊的头感觉不是林彦俊的头,林彦俊的手感觉不是林彦俊的手,林彦俊的腿感觉不是林彦俊的腿,他的身体想要自动肢解再离家出走了。
       
        回忆在不断闪现,又回到他嗓子刚坏的那段时间。
       
        那是一段很难熬的时间。
       
        那时候,他爱上看海,因为海和他似乎从来就有不可隔断的渊源,爹娘死于海事,他也是出海救人才坏的嗓子,从小和海一起长大,后半生不出意外也将一直泡在海水里。
       
        确实想不开,再加上年纪小不懂事,他怨恨过这片海,也有过真得将自己淹没在海水里的经历。
       
        无限接近于死亡,没有任何人可以依靠,直到一条硕大的鱼尾甩在他脸上,把他整个人甩晕过去。
       
        然后是模糊的记忆,有天旋地转无比眩晕的感觉,有被压着沙子硌得人生疼的感觉,有喘不上气快要窒息的感觉,也有重新可以呼吸可以依赖的感觉,有柔软的双唇和让人迷失的笑容,有镜花水月一样的温柔,也有真实的传说再现。
       
        他的的确确曾经被一条鲛人以亲吻的方式救了回来。
       
        这一直是藏在他心底的秘密,也是他熬过那段艰难时段的动力。
       
        好像是上天在告诉他,他命不该绝,这世上还有温柔可以期待。
       
        不过......谁......来告诉他......这只鲛人哪来的读心术?!!
       
        林彦俊忍住杀人的冲动。
       
        陈立农忽然拍起了手掌,然后充满赞许地竖起了大拇指:“很不错哦,一下就发现了,我确实有你想得这么厉害,不过也是因为跟你有缘啦,其他人我一般要见过十几次才能读心,像你好像第三次就可以了。”

        这有什么好骄傲的啊!
       
        林彦俊的嘴角微微抽动,心情复杂。
   
        陈立农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的一串大小不一五颜六色的贝壳,精准地甩到林彦俊头上,像套狗一样。
       
        “搞不懂你怎么生气了,不过送你一串贝壳作为补偿啦。”
      
         林彦俊从头上剥下贝壳,脸色阴晴来回地转换,心情更复杂了,然后下一秒的话更是落地如惊雷。
       
        “作为回报,让我跟你回家吧”。
      
        这条鲛人是疯了吗?

        跟人类回家?
       
        他不怕被吃掉或者卖掉吗?
       
        在海里是哪里不好啦?
       
        想要上岸来体验一把刺激吗?
       
        脱水几个小时他就可能会死亡吧?

        他真得成年了吗?
       
        他一定疯了吧!!!
      
        林彦俊低头看了看被斗篷盖着只漏出一个脑袋冲他开心地眨眼的陈立农,说不清到底谁疯了。
       
        在陈立农可怜巴巴地说自己在海底的家已经被鲨鱼捅破了,而他自己也没有力气再跟鲨鱼一决高下了,以及反复申明他脱水也不会有大事只要补回来就好之后,林彦俊的肢体就不容大脑控制了。

        从陈立农心满意足的披着斗篷睡在干草堆上,乖巧万分地说“谢谢”后,他的理智就崩盘了。
       
        反正家里还有多余的木盆,或许他可以养他一阵子,等那只鲨鱼离开这片水域或者不再发狂之后再送他离开。
       
        林彦俊又开始这样想着。

        这样真的可行吗?
       
        其实心里是有答案的。
       
        可是一个人,始终是太寂寞了。
       
  

评论(3)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