泅游

或许我爱你吗

吻(二)【狼辉】

        一个吻有什么意义呢?

        缩短心的距离。

        那一个又一个的吻呢?

        修补破碎的心。

        那最后一个吻呢?

        告别曾经的挚爱。

【其实这是一颗慢糖,如果你从后往前看引言。】

——————————————————

        今天的行程一样很满,裴珍映若无其事地上了车,他知道李大辉已经率先上来了,看着他笑容灿烂地和丹尼尔在说些什么,袖子挥来挥去,像个孩子。

        眼睛亮亮的,眼尾有点儿妖娆又俏皮的样子,完全,看不出哭过的痕迹。

        他才发现,李大辉是真得很成熟,他懂得什么眼泪可以利用,什么眼泪需要掩饰。

        是真的,想放弃他了吧。

        这么失望吗?

        这么急着抹平一切,去到别人的怀里?

        裴珍映忍不住又想起昨晚的哭泣声。

        可是......那仅仅是一晚吗?

        有多少个他不知道的夜晚,李大辉也这样偷偷的哭过呢?

        李大辉该知道他对他的眼泪没辙的。

        为什么却从来也不肯好好跟他聊一聊呢?

        裴珍映的心好像知道着答案,可是却一直不敢撕开那层真相。

        他不想承认自己对李大辉爱得不够多,不想承认自己爱玩,他知道李大辉虽然是弟弟,但是却因为家庭原因格外早熟,也格外缺乏安全感。
       
        这样的他们之间其实很不合适,可他又不知哪来的一股舍不得放开他的劲。
       
        不想放开他,又一直在折磨他,他好像把李大辉的喜欢当成了利器,用来肆意地伤害他。
       
        从来都没有主动吻过他,那些喜欢的话也鲜少脱口而出,对其他队友的亲近却日益寻常。

        他知道为此,李大辉有多少遗憾的,可是李大辉也从来不主动要求他,只是一个人慢慢地学着习惯。
       
        他们之间是恋人,却缺少恋人之间的坦诚、信任与对等的爱,他总说希望李大辉能懂他,能知道有些喜欢不是亲亲和喜欢就可以表达的,有些珍视和在意非得小心翼翼,可是李大辉也不是傻子啊。
       
        就这样,李大辉慢慢从他身边走开了。
       
        他还是笑着,不会去跟别的哥哥们分享最深最疼的过去,也没再和裴珍映提过了,他越来越喜欢一个人独处或者人群中的绝对寂寥。
       
        裴珍映总能在集体活动中看到他一个人孤零零又很自在的一个人坐在团体外。

        心里其实是难受的,却又不知道能为他做些什么。
       
        直到丹尼尔频繁的出现在李大辉身边,他的笑容才逐渐多了起来。
       
        裴珍映知道李大辉有多么喜欢他,所以他从来不担心,却忘了李大辉也是个平凡人,他的心也会有破碎的一刻啊。
       
       直到那一句“我们结束吧”像刀像剑豁然劈开他的天灵盖,他才恍然大悟。
       
        李大辉是真得还爱着,也真得累了。
       
        爱总会消失的,届时,一直陪在他身边的丹尼尔就只是或早或晚的问题了。
       
        裴珍映实在想象不出李大辉亲吻丹尼尔的画面,李大辉那么娇小,丹尼尔需要把他揉到怀里才能圈住他吧。
       
        他的唇是那么柔软而冰凉,丹尼尔会不会习惯?
       
        每每接吻时,李大辉的手会很不安分,要么挠着丹尼尔的后背,要么扯着丹尼尔的领口,像是生怕他逃走一样,丹尼尔会加深这个吻来安抚他吗?
       
        而在接吻之后呢?他们......还会做些什么呢?
       
        李大辉草莓牛奶一样的清甜要完完全全.......归属于别人了吗?
       
        裴珍映忽然慌了,他想他还没有做好准备,李大辉至少应该提前通知他或者给他一点征兆的,怎么可以说走就走呢?
       
        可是他忘记了,是他一直就没有主动走近李大辉心里的中心圈啊。
       
        一直认为亲吻的意义不大,可那只限于他和李大辉的亲吻,不包括李大辉和别人的。
       
        这么一想,裴珍映才发现原来习惯了的亲吻一直是爱,是信任,是依恋的代名词啊。
       
        而对着一直不曾主动的他,李大辉......该有多伤心啊?
       
        但他是个心善的孩子啊,受了伤也只是一个人在深夜偷偷地舔舐伤口。
       
        或许也是没有肩膀可以让他依靠的缘故。
       
        而那个本该保护他本该拥紧他本该给他肩膀的人却恰恰做了那个伤他最深让他最痛的人啊。
       
        裴珍映啊裴珍映,你......怎么舍得?
       
        此时此刻,裴珍映再看着李大辉捂着眼睛躲避着丹尼尔的捉弄,心里除了酸楚,还多了很多复杂的感情。
       
        当天节目彩排的收尾环节,裴珍映右边牵着朴志训,左边牵着李大辉,躬身致敬的那一刻,他拉起李大辉的手轻轻地飞快地吻了一下。
       
        对不起,我的心来得这么晚。
       
        对不起,没有主动的靠近。
       
        对不起,让你受伤。
       
        可不可以,允许我不勇敢地重新靠近?

评论(2)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