泅游

或许我爱你吗

吻(三)【狼辉】

        一个吻有什么意义呢?

        缩短心的距离。

        那一个又一个的吻呢?

        修补破碎的心。

        那最后一个吻呢?

        告别曾经的挚爱。

【其实这是一颗慢糖,如果你从后往前看引言。】

——————————————————

        直到大家一齐把手松开,彩排画上句号,裴珍映的唇才从李大辉的手背上移开。

        想要让你知道,我的心和你的心在一起跳动,从此刻起。

        你不会再孤单一人,也不用独自咀嚼寂寞。

        因为有一个人在这里,守护着你。

        可是李大辉浑然不觉他的想法,只是瞥了他一眼,似乎又当他在瞎闹了。

        然后他飞快地抽开了手,唯恐避之而不及地缩到丹尼尔那边去了,丹尼尔很默契地揽紧了他的肩,李大辉这才松了口气,靠在丹尼尔边上像是找到了依靠。

        丹尼尔似乎察觉到了李大辉的少许异样,两只手不时的捏捏他的肩,或者揉揉他的后颈,试图缓解着他的紧张。

        直到李大辉心慢慢安下来,丹尼尔才从前往后锁住了他的腰,无限贴近着他的耳和脖颈吹气,拿他寻开心。

        李大辉被弄得有点痒了,又避无可避,干脆转过身来,将轻薄的袖子搭在丹尼尔肩上,冰冷的体温也一并过度到他身上,丹尼尔还没有反应过来,薄荷一样的清香就无比贴近了,原来是李大辉抓紧着他的领子,贴着他的脸报复式地吹了口气。

        丹尼尔眨了眨眼睛,把李大辉搂得更紧了,那种又傻气又单纯得可以的在乎和紧张似乎融化了李大辉的心。

        他没再反抗了,袖子从丹尼尔的肩一路滑到在丹尼尔的胸口,像一片轻浮的羽毛,勾得人心痒,丹尼尔顺着他轻薄顺滑的衬衣,将他的腰仔仔细细地游历探索了个遍。

        李大辉有点儿站不住了,扶着丹尼尔的胳膊,扯扯丹尼尔的袖子,撒娇一样央求他“不要了”,眼神无辜又动人。

        丹尼尔摸了摸他的头,宠溺地说了声“好”,视线交汇之处似有万千柔情,又似有无尽缠绵。

        空气里漾动着专属于他们二人的暧昧气息,他们两人依偎着的画面像海水环绕着冰山,夺目而又异常和谐,这大概就是人们常说的“般配”。

        诺大的空间里,裴珍映却觉得根本透不过气来,仿佛下一秒钟就要窒息。

        原来,李大辉就是怀着这样的心情一直注视着他和别人的吗?

        因为从来没有将心比心过,所以他甚至因此怪过李大辉小气。

        他们之间就像最残忍的童话,李大辉是从一而终的愚蠢骑士,根本不知道他深爱着的王子身兼恶魔和王子两职。

        裴珍映开始害怕,甚至恐慌了,他要凭着什么赎回李大辉的心呢?

        失落的裴珍映并没有察觉到暗中打量的视线。

        休息室里,李大辉慵懒地伸了伸腰,在沙发上睡着了。

        裴珍映凑过去看,才发现刚卸完妆的李大辉其实皮肤很好,嫩得好像可以掐出水,疲倦染上他的眼尾,他的上衣扣子开着好几颗,下摆也没有扎进裤子里,空荡荡地显得他身子更单薄,他整个人就像一块精致的玻璃,安安稳稳地躺在那儿,一碰就会碎一样。

        让人想触碰又不敢触碰,想抹平他的疲倦又生怕惊醒了他。

        裴珍映忽然有点儿不想让其他队友看见李大辉这个样子了,于是他像每一个有孩子的母亲一样,帮李大辉把扣子一颗一颗完完整整地系了上去,又把他的上衣下摆扎进了裤子里。

        可是这样的李大辉看起来反而更诱人了,黑色紧身的裤子勾勒出他修长的双腿,贴近的上衣更称出他美好的曲线,精致的锁骨在柔和的灯光下落下两道诱人阴影,他柔软的唇瓣简直像是在无声地索吻。

        裴珍映实在忍不住了,于是又找了一块毯子给他从头到脚严严实实地裹上了,这才心满意足地靠着他睡了。

        等到李大辉慢慢醒过来的时候,休息室已经一片漆黑了。
       
        (其实是智圣看他们睡着了,拜托工作人员让他们好好休息一会才熄灭的。)
       
        李大辉睁开眼,黑乎乎的一片,想要起身,却被一层厚重的毯子裹挟着,毯子外似乎还有个庞大的重物直压在他身上,并且是像八爪鱼一样紧紧交缠着他。

        他实在想象不出是那个队友,只得先从毯子里钻出一个脑袋,可是眨眨眼,还是无边笼罩的黑。

        而他悉悉索索的举动已然惊醒了缠在他身上的八爪鱼,八爪鱼无比委屈地钻进了毯子里,再一次缠紧了他。

        李大辉简直要无语了,这到底是谁脸皮厚成这样子啊。

        还没等到他继续在心里控诉下去,八爪鱼就开始用牙齿在他胸口画圈了,还迷迷糊糊地扯起了他的扣子,李大辉真得是忍不了了,打算无论是谁都要将他揪起来痛斥一顿的时候,八爪鱼忽然搂紧了他的脖子,无比伤心地掉起了眼泪。
       
        这下换李大辉手足无措了,其实这么折腾下来,他也能猜得到是谁。
       
        可是......又有什么意义呢?
       
        那个人不过是孩子气发作或者是占有欲作祟罢了。

        想要逃开啊,可是......不舍得。
       
        李大辉就当做什么也不知道一样,轻轻地拍起了他的肩,安抚着他。
       
        两个人像是从来没有抱在一起过一样,各怀心事地无比珍惜地拥紧着对方。
       
        狭小的空间里,只能听见那一下又一下的心跳。
       
        像是初见一样,砰砰的心跳。
       
        只为彼此而跳。
       
       

评论(6)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