泅游

或许我爱你吗

吻(四)【狼辉】END

         一个吻有什么意义呢?

        缩短心的距离。

        那一个又一个的吻呢?

        修补破碎的心。

        那最后一个吻呢?

        告别曾经的挚爱。

【其实这是一颗慢糖,如果你从后往前看引言。】

——————————————————

        他无意惩罚他,只是草木也有枯荣,人情也有盛衰。

        或许应该要再粗心一点再迟钝一点的,这样留给他们的时间就能多一点了。

        可是......事已至此啊。

        李大辉松开了手,尽管有所不舍,也有所眷念,但是此意已决,无能左右。

        “珍映哥,你好一点了吗?我去外面站站吧,不打扰你了。”

        话音一点一点落下来,敲打着裴珍映的心,像千百次日落一样,希冀慢慢消亡,他只能独自在无能为力和心有不甘中上下沉浮。

        做不到放下啊。

        也不想变成对方的负担。

        谁来告诉他,要怎么做才好呢?
       
        在没有裴珍映刻意地阻拦下,李大辉即使是摸着黑,也很轻松地出来了,他小心翼翼地把门带上,靠着门埋着头蹲了下来。

        殊不知裴珍映也在一门之内紧靠着门边,用手在轻轻地在手心书写着三个字。

        木 子 李。 一 人 大。 光 军 辉。

        三个字写得不仅慢,还写得人手心直发烫。

        ......

        当晚,李大辉借故换了宿舍,裴珍映也没有挽留。

        时间一天一天像白开水一样过去,两个曾经要好的恋人就这样淡化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

        裴珍映笑容还在,只是收敛了很多,哥哥们都说“我们珍映长大了”。

        李大辉和丹尼尔还是老样子,没有更进一步,也没有更退一步,至少在裴珍映看来是这样了。

        喜欢李大辉的这种感觉有时候辛辣呛人,有时候又酸爽清凉。

        他已经可以做到不轻易流露心绪,已经学着不张扬,学着默默守护,就像野兽守护它最心爱的珠宝。

        不变的是越来越深的心动的感觉,那种只看他一眼,就像噼里啪啦像吃了无数个跳跳糖,一瞬间在舌尖炸开的感觉。

        心在低温中噗嗤噗嗤地滚烫,越来越烟气腾腾。

        裴珍映以前只认识一个跳舞的妖精,之后又慢慢认识到一个自律能熬的艺人,然后认识到曲作细腻的作曲人,继而又认识到拥有自己内心世界的小王子。

        越了解越多感慨,越感慨越多心动。

        在他看不见的地方,李大辉跌倒过多少次呢?跌倒了却只能自己站起来,那些伤口该有多疼?那些无人理解的日子又该有多难熬?

        那些八面玲珑以前只觉得理所当然,现在却无比心疼心酸,即使他就在不远处,可是好想好想抱抱他,好想好想把他搂在怀里,告诉他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一切都没事的,会有人一直陪着你的。

        可是他也知道李大辉并不相信语言。

        那陪伴呢?一直一直陪着他呢?

        能不能让他开心一点点?

        再一次公演的舞台上,表演结束后,裴珍映在昏黄灯光中拉起李大辉的手,在星光闪耀的那一刻,所有队友的手都松开的那一刻,反而有力地扣紧了李大辉的十指,将他牢牢拴住了。

        这是心跳的距离。

        李大辉睁大眼睛,又碍于舞台无力拒绝,只好任由着裴珍映揽住他的肩,在灯光的注视下无限贴近他。

        这是仰望的距离。

        在李大辉的眼睛瞥向别人之前,揽住肩的手逐渐下移至他的腰,暗暗地轻轻地掐了一把,在李大辉的小声的惊呼中,沦陷于他心不在焉的神情里。

        这是嫉妒的距离。

       撩拨我心的妖精啊。

       我忍耐得太久了,忍耐得快要疯了。

       可不可以让我再靠近你?

       可不可以不要逃走?

       我......真的.......已经走不出来了。
       
        李大辉一愣一愣地被他牵下了舞台,还是想要抽开手啊,可是昏暗灯光下,裴珍映的一双眼睛显得那么悲切。

        李大辉的心豁得开了一个口子。

        珍映哥啊,我.......还可以再信任你吗?
       
        在他愣神之际,裴珍映顺势把他扯到怀里来。
       
        这是一个不掺杂情欲的温暖的拥抱。
       
        那种绝望的渴望的不顾一切的近乎疯狂的爱在体温的过度中一点点漫入李大辉的心啊。
       
        牵动着他的神经。
       
        李大辉的最后一丝抵抗在肩头滚烫的眼泪中瓦解。
       
       从以前.......一直.....到现在......永远都是他......最爱的珍映哥啊。
       
        有些感情一直被他压着藏着,其实宣泄的时候只需要一个倾口啊。

        有一条路他当真以为走到尽头了。

        却发现原来他不是单枪匹马地在闯啊。
       
        裴珍映的唇映上他最脆弱的心,交缠的十指似乎给了他无限勇气,在轻轻一吻即将抽离之时,李大辉环着裴珍映的脖子,加深了这个吻,缠绵得反复天地间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神说过:“相爱的人要在一起,非得慢慢学会宽容、原谅、珍惜和等待。”
       
        把唇打开,把爱唤回来。
       
        这一次,再也不分开。

评论(2)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