泅游

或许我爱你吗

痴人呓语 【狼辉】 短小


【这是一个梦,梦里,现在的李大辉遇见了过去的裴珍映,此刻短短的对话里,只有如过去一般贴近的心。】

【一个人白天嗜睡,晚上不睡,他的心里一定有很多故事和眼泪。】

我没有梦,只有酒精粘合成的梦境。

不在梦里在哪里?

真实的世界里更伤心。

—————————————————————

“这里夜景好美。”

“你的耳朵也很美。”

“耳垂而已,未伤及骨头。”

“你还在想他吗?”

“没有。”

“至少有一瞬间。”

“没有。”

“那为什么要哭?”

“因为我没有坦诚。”

“我早该想到的。”

“可不可以不在乎?”

“我知道了。”

“一起走还是一个人走?”

“按来时走。”

“你已经好了?”

“那只是一瞬间。”

“可是,为什么要挣开我的手?”

“对不起,请不要回头。”

“你的眼睛很美。”

“为什么?”

“因为它们心不在焉,把深情献给别人。”

“那不是祭品。”

“至少他是你的祭主。”

“失信的主,我已不在乎。”

“眷恋还在,只是未声张。”

“全当是梦,梦醒了,病就好了。”

“那要是没醒呢?”

“就像我这样。”

评论

热度(23)